每天威剛記憶卡,張瓊六歲的兒子程程(化名)都會打半小時電話,每次必問的話就是:“媽媽什麼時候回來呀?”聽到這句話張瓊的眼淚就抑制不住的流出來。
  去年底,湖南省檢察院統一指揮查辦衡西裝陽破壞選舉案,岳陽市兩級檢察機關52名幹警被抽調到辦案一線。
  張瓊又要趕到衡陽辦案,兒子委屈地說:膠原蛋白“媽媽騙人!”
  張瓊是湘陰縣檢察院案管辦的主任,她丈夫也是檢察幹警,常年在外辦案,無暇顧及家中事務。平時陪伴和輔導兒子的巴里島任務全部落到了張瓊身上。
  作為業務骨幹,這次院領導安排張瓊去衡陽辦案,為了顧全大局,她只好狠下心,把一直陪伴左右的兒子托付給父母。而父母年事已高,父親有高吳哥窟血壓,母親有心臟病,張瓊本來就很糾結,這次又把兒子托付給兩位老人,張瓊的心一直是懸著的。
  程程每天給張瓊打電話都會數日子,因為張瓊趕赴衡陽辦案前曾答應過他,滿了30天就會回來了。可是過完年,張瓊又要趕到衡陽的辦案一線,程程委屈的說:“媽媽騙人!”
  來到衡陽之後,繁重的工作任務和過長的工作時間對於張瓊來說並不算什麼。母性使得她在工作之餘對家人非常的掛念,她坦承說在衡陽最難過的事情就是想家想兒子,她不好意思的承認,自己因為想兒子而哭,已經被同事和領導取笑過好幾次了。每次問話和取證的工作順利完成的時候,張瓊覺得非常有成就感,認為即使犧牲了陪家人的時間也是有價值的。對於兒子每次詢問的歸期,張瓊無法確定,但是她答應了程程,等回家之後,一定會好好陪他學習和玩耍,好好補償這段時光。
  厚厚的辦案資料沒地方放,只好堆到衛生間
  市檢察院反瀆局幹警胡承帥和何普俊的房間幾乎是挪腳的地方也沒有了,小小的房間除了兩張行軍床、一個大型複印機、一個印表機、一個碎紙機和八個大型保密櫃之外,剩下的空間幾乎已經被厚厚的資料和檔案所占據。
  52個辦案人員的材料全部在這裡彙總,一千多個詢問和訊問對象都有編號和專門的檔案盒,所有的材料都必須按照編號分類、放好,很多資料和檔案都只能堆積到衛生間。
  忙的時候,每天早上8點到凌晨2點,胡承帥和何普俊都在緊張地整理一百多個詢問和訊問對象的材料,每份材料都要複印8份以上,送到相關部門,加起來就是一千多份材料。
  “數頁數都數得手指脫過好幾層皮了。”兩人打趣道:“現在拿材料,手指一摸就知道是幾頁了,也算練就了一項本領!”
  胡承帥主要負責電子版的材料,名字數字等都要仔細核對,需要非常的細心,稍不註意就容易出錯,長時間面對電腦數據,他經常感到眼花繚亂,頭昏腦漲。
  “除了整理資料以外,還要給直接辦案的人員蓋章,兩個小時內要蓋600多份章。”何普俊說。蓋完之後兩人的手全部都麻掉了。
  由於沒有專門的辦公室,印表機、複印機和碎紙機都在房間里工作,窗戶又打不開,使得房間無法通風,兩人只能戴著口罩來工作。儘管這樣,在過多的碳粉和碎紙粉塵的污染下,兩人的鼻子都不時流血。
  手術的康復期,徐學忠在緊張的辦案一線
  作為全省反瀆偵查人才庫的辦案骨幹,岳陽樓區檢察院反瀆局教導員徐學忠被市院點名抽調參加這次衡陽辦案。
  2012年,46歲的徐學忠做過腰椎手術。因長期工作勞累,2013年下半年腰椎病複發,11月份又住進了醫院。住院期間,醫生反覆叮囑:腰椎手術的康復期最忌諱老坐著,坐的時候腰椎承受了幾乎上身所有的重量,如此的擠壓,會使腰椎受壓迫變形,每次坐著不要超過1個小時,要多做一些合適的運動。
  康復期還未滿,徐學忠就帶辦案組來到了衡陽的辦案一線,且是辦案的主訊人員。兩個多月里,以他為主訊問了20多人,打印出的訊問筆錄堆放在資料室有辦公桌那麼高。
  從早上6點半到晚上7點,徐學忠一直在進行緊張地訊問和做筆錄,晚上還要主持開辦案小組情況交流會,整理好當天的辦案資料,送交到前線指揮部。徐學忠早已顧不上醫囑。
  “兒子今年要參加高考,從辦案情況看我們一時肯定回不去,不能給兒子一些輔導和幫助。”徐學忠覺得對兒子有些愧疚。(記者 湯維駿 通訊員 胡莎/正義網3月6日電)  (原標題:衡陽賄選案辦案現場:衛生間里都堆得是檔案資料)
創作者介紹

jfqtclgypuu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